首页 > 沙巴官网 > 内容

英媒:政治捐款不能决定选举结果
发布时间:2014-6-30 1:19:40   作者:佚名   点击:

  英国金融时报网27日发表该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撰写的题为《政治捐款不能决定选举结果》的文章。文章说, 英国曾经为控制竞选支出而自我庆幸,禁止政党在电视上做广告。但在社交媒体时代,这一措施看上去越来越无足轻重了。

  富豪们为政治捐款很可能无法阻止,但或许令人们稍感安慰的是,尽管金钱肯定有利于竞选,但并不能确保成功。如果埃德森的数十亿美元捐款真的能够买下美国总统职位的话,纽特·金里奇早就入主白宫了。埃德森的诅咒现在击中了即将卸任的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埃里克·坎特,坎特是埃德森中意的政治人士,他刚刚在中期选举的共和党初选中,将自己的国会议员席位输给一位竞选资金远远逊于他的挑战型候选人。

  类似地,尽管“哈利·波特”的帮助肯定会受到苏格兰独立公投“No运动”的热烈欢迎,但民调显示,在这位魔法师到来之前,尽管EuroMillions获奖者向“Yes行动”投入了巨资,但Better Together仍遥遥领先。或许,选民实际上有自己的想法?这肯定会让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未来不那么像是一场彩票游戏。

  那么,联合王国的未来将归结于哈利·波特对战EuroMillions彩票游戏吗?9月18日,苏格兰将举行独立公投。《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作者J·K·罗琳决定向Better Together运动捐款100万英镑,对于这个支持统一的团体而言,这是一个可喜的提振。在此之前,该团体一直很难与支持苏格兰独立的“Yes运动”的财力媲美,后者获得了在2011年赢得EuroMillions 1.61亿英镑大奖的克里斯·韦尔和考琳·韦尔夫妇350万英镑的捐款。韦尔夫妇的捐款占到了“Yes运动”已收到捐款的80%左右。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存亡可能取决于两位彩票中奖者的政治倾向,这一想法令人不安。苏格兰公投并非一个孤立的例子。举目当今世界,从美国到亚洲,选举和政治竞选活动都受到富人们巨额捐款的影响。

  这些政治愿望背后的资金流动可能很复杂。在最近入住谢尔登·埃德森拥有的新加坡赌场酒店--滨海湾金沙大酒店期间,我突然想到:我正在目睹中国赌客让一位80多岁的美国亿万富翁变得更富,这位富翁进而会用这笔钱资助那些支持以色列的共和党政治候选人。全球多数地区似乎都会以某种方式受到新加坡老虎机的影响。

  迄今,埃德森的政治捐款一直很慷慨,但不是特别有效。据《华盛顿邮报》称,在上次美国总统选举中,他曾捐款逾9000万美元,但他支持的候选人最终都落败。这一次,他准备更为谨慎地下注,《华盛顿邮报》援引他的一名助手的话称,他正物色一位“有信念但并不完全疯狂”的共和党候选人--鉴于共和党的现状,这项任务实际上比听上去更为困难。

  其他亿万富翁的政治支出似乎更为幸运。尽管外界并不知晓安巴尼家族向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竞选具体投入了多少资金,但人们普遍认为,莫迪及其领导的印度人民党在最近大选中的支出远远超出国大党。实业家安巴尼兄弟是印度人民党的慷慨捐款者,反过来也受益于莫迪当选后出现的股市涨势。

  对于政治人士而言,寻求富人的支持既是必要的,也是危险的。托尼·布莱尔和工党不得不向一级方程式老板伯尼·埃克尔斯通归还100万英镑,因为有人称,埃克尔斯通影响了英国政府有关香烟广告的政策。尼古拉斯·萨科齐与年事已高的女继承人利利亚娜·贝当古之间的金钱关系引发了一桩刑事调查,尽管这位法国前总统最终被证明是清白的。

  我们很少发现人们会对亿万富翁资助的政治持完全一致的态度。由于他选择支持的事业,对于美国右翼人士而言,融资家乔治·索罗斯是一个令人憎恨的人物,而对于自由派而言,他却是一位英雄。保守的实业家科赫兄弟则引发相反的反应。

  一旦他们平静下来,各方或许都会认为,不让政治制度受到亿万富翁(或者,在苏格兰的例子里只是百万富翁们)愿望的严重影响将是更好的结果。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幌子组织和媒体分化的时代,限制竞选捐款或支出远非直截了当。在美国,政府试图对个人向单一竞选活动的捐款数额设置法定上限。但这不可能阻止富人向多个目标相似的不同政治组织(例如几个政治行动委员会,由其进而支持个别候选人)捐款。美国最高法院裁定,政治支出是一种言论自由的形式,这使得对个人捐款封顶被界定为非法,并导致社会几乎不可能迫使亿万富翁收敛言论和支出。

上一篇:网站误导错丢百万大奖 两纽约男子怒告彩票局
下一篇:美欧27日对俄罗斯施加新制裁可能性不大

发表评论
投稿信箱:cnxxiw@163.com 热线电话:010-0000 0000 地址:北京朝阳区大望路蓝海国际
© 沙巴体育【www.a-mix.com】© 2005-2018 版权所有